当前位置:主页 > 成果当下 >【女子独旅提案】长滨住一晚:没预约就吃不到的小镇,大海赐予的 >

【女子独旅提案】长滨住一晚:没预约就吃不到的小镇,大海赐予的

时间:2020-05-22 来源:成果当下 作者: 点击量:457次

在花莲火车站前搭上一班开往台东成功镇的客运,此行的目的地是长滨。虽然坐火车到玉里再租机车穿越玉长公路是最快速的抵达方式,但我还是偏爱暱称作「豪华海景号」的客运。记得选择左方靠窗的位置,两个小时的车程,即便一度睡去,眼睛睁开还是看见同一片没有边界的湛蓝太平洋景。

台东长滨的海边

「长滨到了喔!」后方的阿美族奶奶出声提醒我该下车了,终于有我听得懂的语言了,沿途身边阿美族长辈们都用族语闲话家常,颇有一种东南亚海岛漫游的错觉。

即便交通发达的今日,长滨依然是个遥远的地方。位于台东与花莲的交界,无论从花莲出发或从台东出发,都得开上两个小时的车。或许正因山高水长阻挡了财团资本的进驻,没有过度开发的小镇洋溢着舒适安定的气息。

金刚大道:看稻、看海、看金刚

台东,金刚大道

长滨最为人所知的景点便是长光社区的金刚大道,人称东海岸的伯朗大道,但我说,两者的美可是大不相同。

沿着东 13 线长光产业道路一路往西,笔直的金刚大道便在两侧层层叠叠的梯田簇拥之下,从山向海铺展开来。长滨的稻米一年一获,最美的时节是夏秋之际,稻穗饱满低垂,随风婆娑摇摆,金刚大道虽不如伯朗大道壮阔,但却可同时欣赏山岚、稻浪、海浪,层次丰富。

在此拍照时,不妨抬头看看金刚山,能得此名,是因为山顶石壁纹路极似一只猩猩的脸部轮廓,金刚山的隔壁则是大象山,一只小象侧着头向着金刚的画面,雨后格外清晰。

不过,说实话,除了金刚大道,这里的海景与东海岸沿线小镇大同小异,长滨之所以能吸引我一而再、再而三造访,不是丰富的景点,而是那些住在这里的人们。极具态度,是自己时间的主人。

作自己时间的主人。没预约吃不到饭的小镇。

就拿吃饭这件事来说好了,长滨人口不过七千二百余人,在这里开餐厅,理当拼命抓住为数不多的观光客吧?但,事实是,妳若不事先预约,餐厅们说不开、就不开,管妳平日、假日,都一样。甚至,我听过最可爱的公休理由是:「老闆去捕鱼!」「老闆娘去谈恋爱!」

长滨 100 号老闆娘不但会煮菜还很会泡咖啡

单价四到五百块的餐厅,一是长滨市区的「长滨 100 号」,老闆只作中午生意,而且订位电话极难打通,但见面后发现老闆夫妻豪迈直爽,问他们干嘛不作晚上生意,直呼:「人生这幺累作甚幺?」另一间「小丽厨房」,打电话去订五百元的餐点,老闆娘说:「妳一个人,吃不了这幺多!只准吃四百块的!」

齿草埔工作室,利用鹹蛋黄食材作的乳酪捲

大海赐予的海味、山泉灌溉的稻米、山林里的野菜,长滨得天独厚的环境吸引料理职人在此落脚,看似烂漫自在地在乡间生活,其实花费相当多的时间研究在地食材。「齿草埔:料理人的家」主人 Nick 与 Vivi,把料理当作艺术创作,每年订定一个主题逐季发表新菜单,至少花上一个半月的时间思索如何将在地食材与法式料理揉合在一块,许多饕客当真也固定每一季绕了大半个台湾前来品尝。

Sinasera24 让人印象深刻的冷盘

这些定居长滨的主厨,各自也有奇妙的背景。南竹湖部落的「Sinasera24」,主厨 NickYang 曾是法国马赛米其林三星餐厅 Le Petit Nice 百年来唯一的华人主管,但却毅然回到仅服役不到两年的长滨开业。

无菜单料理:海洋珍味入菜,食材跟随时序变化

去年,我在夏季到 Sinasera24 用餐,燥热的季节,一道爽口的「过山香小黄瓜冻」以 48 小时熟成的鬼头刀,搭配在地的飞鱼奶油,配上现刨的烟燻风乾鲔鱼细粉,浓郁的海洋气息令人惊艳。长滨乡间随处可见的野菜昭和草,类似山茼蒿的口感,也成为品尝海鲜时最佳的味蕾平衡剂。

夜月的内装

真柄部落的「夜月」,主厨邱毅还有另一个身分是乐团鼓手,很难想像,镇日买菜、买鱼、作料理的他,镁光灯一照上舞台,瞬间变身为点头晃脑的摇滚乐手。这一次,我在飞鱼季拜访「夜月」,邱毅端出「季节海味蒸」请我们务必好好品尝,他说,夜月的邻居是阿美族原住民,夜里摸黑出海捕捉飞鱼,一大早便在家中升起柴火烟燻飞鱼乾。他向邻居採购飞鱼乾,与蛤仔一同熬煮至溶解于高汤之中,製成韵味层次分明的茶碗蒸。

夜月,很稀有的海鸡母青笛鲷刺身

「长滨有太多有趣的食材值得研究了,」邱毅兴奋地向我述说买到厉害少见的鱼种的过程,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是顾客,而只是在与一位热爱料理的朋友叙旧。长滨人就是这样,悠闲却不散漫。

长滨金刚大道飞鱼食材台东小镇主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