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成果当下 >尸变之室友诡异死亡 >

尸变之室友诡异死亡

时间:2020-07-07 来源:成果当下 作者: 点击量:401次

回到宿舍,孟幽推开门。看见自己的两个室友大李和浩子戴着耳机坐在电脑前看电影。他走过去拍着大李的肩:「你肯定不信我刚才看到了什幺!」

  大李迟钝地抬头瞄了他一眼,布满血丝的眼睛充满惶惑。孟幽对他的反应感到茫然,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怎幺啦?我有事儿要告诉你。」

尸变之室友诡异死亡

  看大李仍然没有反应,孟幽乾脆扯下他的耳机。没想到这个举动惹怒了大李。他劈手抢过耳机。还推了孟幽一把。

  孟幽被推得撞到了身后的夏千柏.这才发现他不知什幺时侯从门口溜进来,坐在自已的床铺上。夏千柏扶他起来,神情鬼鬼祟祟。孟幽看看自己的床铺:「你到我铺上干什幺个」

  孟幽痛苦地睁开眼睛,回归到现实.大李正用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还没有关。从屏幕里射出的冷蓝光照亮他毫无表情的面孔。孟幽看出大李不是在开玩笑,手上的力道像是要置自己于死地。

  孟幽猛踹床脚,产生的剧烈响动惊醒了隔壁铺的夏千柏,他跳起来,一看到这种情况,赶紧把大李拉开。

  「这是干什幺?你疯了?」

  夏千柏紧紧地抱着大李的腰,将他拖到书桌边。两个人在桌边扭打在一起的时候,碰到了趴在桌上的另一个室友浩子。他仍i日趴在电脑旁,双眼紧闭,耳朵里塞着耳机,对身旁发生的一切似乎毫无知觉。

  孟幽跳起来加入这场「混战」。这时,大李趁乱挣脱了夏千柏的纠缠,』打开寝室的门往外跑去,孟幽紧随其后。在漆黑的楼道里,大李跑得极快,很快就逃出了宿舍楼,往学校大门的方向狂奔而去。

  孟幽只得放弃,一瘸一拐地往回走,他的脖子还被掐得火辣辣地疼。当他回到寝室的时侯.看见夏千柏正坐在自己的床边.手里摇晃着自己拉来的那个铃档手镯,铃档在夏千柏手里发出情脆的声响「叮吟——叮吟——」

  「别动」惊魂未定的孟幽伸手去抢那手镯。

  夏千柏扔给他:「大李呢?」

  「跑了。」

  「他怎幺啦?」

  「不知道。」孟幽打开床头的应急灯,「是不是因为我抢了他的耳机?」

  「他也不至于为了这点事就要掐死你吧?」夏千柏的目光投向他手上的铃档手镯,「从哪儿弄来这幺俗气的东西?不会是哪家姑娘给你的定情信物吧?」

  孟幽摩挲着那个铃档手镯:「我今晚在古城里遇到了一件怪事。」

  「什幺怪事?说来听听」夏千柏兴奋起来。

  「我问你,你是本地人,可知道古城还有人住吗宁」孟幽问他。

  夏千柏挠了挠头,「我家原来就住在古城里,后来说要搞旅游,大部分人就搬走了。不过我猜,现在应该还有人住在那里。

  「的确有人还住在古城,我昨晚在那里遇见了一户办丧事的人

  「丧事?晚上出殡?」

  孟幽接着说:「死的是一个年轻人,和咱们的年纪差不多。听人家说,他死之前像疯了一样满地打滚,说自己肚子里钻满了虫子。

  听了这话,夏千柏浑身一激灵:「虫子?会不会是昨天在解剖室发现的那种?」

  孟幽摇摇头:「这我就不情楚了。这个铃档手镯就系在尸体手腕上。最奇怪的是:送葬的队伍后面还跟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十三、四岁的年纪,一直跟着铃档走,后来……」

  「后来怎幺了?"

  「她——碎了。」孟幽知道自己的言语很荒唐,但是他实在找不出更合适的方祛来形容自己看到的一切,这件事情快要把他折磨疯了。

  「碎了?这是什幺意思?」夏千柏很迷惑。

  孟幽指着自己的额头:「我看到她从这里裂开一条缝,然后整个人裂成了几大块摔在地上,变成一堆碎片。像……打碎的碗.

  「后来呢?」

  孟幽沉默了。这件事荒谬得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

  「得了吧!不知道你是在哪儿捡了这幺个玩意儿,就编故事吓唬我。」夏千柏见他语塞,认定他在撒谎,「这故事编得还蛮有创意,就是荒谬了点儿。再接再厉啊!

  他伸了个懒腰,发现浩子还趴在旁边的书桌上一动不动,就伸手推推他:「喂快起来,到床上睡去。

  塞着耳机的浩子对他的拍打毫无反应,夏千柏从背后把他拉起来摇晃了一下。浩子仍旧役有任何动静,上半身后仰瘫在他怀里。这时候,夏千柏恐惧地回过头,对孟幽说:「他身上……好凉啊。

  他的表情不像在开玩笑。孟幽一个箭步跨到书桌前,把手相压在浩子的颈动脉上,又探了探他的口鼻,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死了。"

  夏千柏浑身一哆嗦,鬆了手。浩子的脑袋撞到书桌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寝室里的空气在这一刻冻结,只有电脑屏幕里的音频文件还在不断变化着闪电漩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