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天地动力 >他们经常为一些琐事吵架,準备离婚正收拾各自东西,竟因为争抢一 >

他们经常为一些琐事吵架,準备离婚正收拾各自东西,竟因为争抢一

时间:2020-06-17 来源:天地动力 作者: 点击量:374次

他们经常为一些琐事吵架,準备离婚正收拾各自东西,竟因为争抢一

感情没了,家产还得分。这一屋子的东西,由夫妻两人来竞拍,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白小玉和丈夫赵天明又吵了一架后,两人都觉得,这段婚姻已经到了尽头。结婚几年来,他们似乎一直在争吵中度过,再凑合在一起,实在没太多意思。

白小玉跑回家跟父母说了离婚的打算,父亲看着泪流满面的白小玉,问:「你们都已经考虑好了?这离婚可不是儿戏啊!」

白小玉狠狠地点头说:「这次我心已决,不能再跟他生活下去了。」

白父说:「既然已经无法挽回,也没什幺值得留恋的了,随你们的便吧!」说罢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白小玉看到老父脸上落寞的神色,也不禁一阵心痛。父母为自己操劳了一辈子,好不容易等她成家立业,本应该让他们安享晚年,谁知现在仍然让他们无法安宁。

第二天一大早,白小玉正要出门去和赵天明办协议离婚的事,白父问:「你们两人的家产分清楚了没有?」

白小玉摇摇头,说:「家都没有了,还关心家产做什幺?何况这几年他一直在创业,生意并不怎幺好,基本上没赚什幺钱,所以也没有多少财产。」

白父说:「话不能这幺说,毕竟跟了他几年,不能又丢青春又丢财啊。既然你们打算今天拟协议,我们也跟着去一下吧,不能在这事上吃亏了。」

他们经常为一些琐事吵架,準备离婚正收拾各自东西,竟因为争抢一

白小玉本打算自己去处理的,但见父母执意要去,也只好由着他们。刚来到自己的家,她就吃了一惊,屋里除了赵天明外,他的父母竟然也都在场。父亲在她耳边轻声说:「你看看,他家的人也来争财产呢,幸好我们来了,要不然这亏你是吃定了。」

看到白家三人进门,赵父似乎也吃了一惊。几人先客套了一阵,赵父这才说:「既然亲家也来了,大家敞开天窗说亮话。他们两人现在都在气头上,财产分割起来,难免会意气用事,还是由我们两家人来商定吧,争取做得公平些。」

白父也点点头,说:「这样最好,最好是谁都觉得满意,又不伤两家的和气。」白小玉看着赵天明,却见他只是低着头,任由父亲摆布,并不敢插嘴。

赵父说:「其实他们拥有的资产双方都清楚,存款也好处理,二一添做五也就是了,现在就是这家里的东西了,价值也没个数,如何才能分得公平,两家还要好好讨论才行!」

两家人讨论了一阵,白父说:「不如这样吧,我们搞一个家庭拍卖会,对这家里所有的物品进行拍卖,想要的人就出价,这样得到和放弃的人都不觉得吃亏。不过这样还得找一个公证的人才行。」赵父也颇认可这个建议,最后他们提议去请张主任来主持这个拍卖仪式。

不一会,张主任来了,她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觉得这样分家产还是挺公平的,就答应当这个公证人。于是张罗着找来几张白纸剪开,分别写上两人的名字,作为分割财产的标籤。

赵父这才笑道:「还有一事,他们各自的衣服,就不在拍卖之列了,归各自所有吧。其它的东西,我们就不再相让了。」

他们经常为一些琐事吵架,準备离婚正收拾各自东西,竟因为争抢一

很快拍卖会正式开始,首先从客厅的物品开始,摆着的那台电视机,本来买的时候是五千多的,现在谁都不想要,价格只得一降再降,最后降到两千时,赵父才愿意要了,白家也没有意见,于是张主任在电视机上贴上了赵天明的标籤,这件物品就算是赵家的了。

接着又拍第二件物品,是客厅里的沙发,其价格也是一降再降,最后降到白母觉得挺合算才要了下来,于是这件沙发贴上了白小玉的名字。

就这样,屋里的东西一件件被贴上了两人的名字。白小玉一直没有出声,似乎这拍卖会与她无关似的,她望了一眼赵天明,却见他也是低着头,根本不关心拍卖情况。看样子,他也没有争夺家产的心,估计也是父母怕吃亏才参与进来的。她不由一声叹息,两家的老人,关心的只是财产分得均不均,却没想到,这些财物,比起感情的伤害来,实在是不值得一提的啊!

客厅里所有物品都贴上标籤后,拍卖会又移到了书房。两家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书架上的书竟然一本本地拿出来,一样样地估价看谁愿意要,最后各自都以低价收了。初次出现竞价争夺的,是放在抽屉里的一张光碟。

白小玉和赵天明结婚时,为了赶新潮,一起去拍了一套裸体的婚纱照,这样的照片,实在不应该留在将不是自己丈夫的人手中,但赵天明也很想要。两人从开始的一百元竞到了五百,赵天明本来还想争的,但看着白小玉眼中露出了哀求的神色,只得鬆了口,说:「算了,还是你拿去更合适,只希望你不要损坏它。」

白小玉点了点头,说:「我会好好保管的。」

他们经常为一些琐事吵架,準备离婚正收拾各自东西,竟因为争抢一

这时张主任又拿出一枚戒指来,说:「这是一枚戒指,上面标价是五千的,就从五千开始出价吧!」话音刚落,白小玉立即举手表示想要。

这时赵天明也叫了起来:「这枚戒指当时是我买的,现在我得拿回去。我愿意出五千五!」

白小玉摇了摇头,说:「这虽然是你买的,可当时是你送给我的定情物,它一定得跟着我。我出六千,赵天明,你就别再跟我争了!」

谁知赵天明这次却死活不让步,仍争着要这枚戒指,就这幺几个来回,价格已经飙到一万了,还是没人愿意鬆口。白父有些恼了,叫道:「五千块钱的东西,竟然炒到一万,你们当它是股票啊?让给他吧,既然都离了,还有什幺可留恋的?」

白小玉仍是摇头,表示一定要将戒指竞到手,又几个来回下来,竟然喊到了一万五。这次张主任也看不下去了,就停了下来,说:「看来你们都想得到它,可这价钱也太离谱了。这样吧,你们说出想要这枚戒指的原因来,让大家评一评,看看更应该归谁!」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小两口身上,赵天明说:「小玉,你就别跟我抢了。说实在的,这枚戒指是假的,根本就不值钱,所以我不想留在你手里。」

这话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赵父急道:「既然不值钱,你还要去争,这不是有病吗?」

赵天明说:「这是求婚的时候送给她的,可婚后我的生意遇到了危机,情急之下,我就偷偷将它拿去卖了,换了个假的回来放着。我心里一直想,等生意缓过来后,一定换一枚真的回来。谁知这几年一直没能换回来,现在我实在不想让她带着这枚假戒指离开啊。」

他们经常为一些琐事吵架,準备离婚正收拾各自东西,竟因为争抢一

众人的目光又转到了小玉身上,谁知她并没有大家想像的吃惊,只是淡淡地说:「我知道,其实当初我也曾经拿去卖过。你生意受创,但怕我担心,一直没有说出来。于是我决定偷偷将它卖了,结果一去发现是假的,就知道是你拿去换了,但我却一直没有说破。」

赵天明惊问:「那你为什幺还要抢?」

白小玉说:「它可以见证你对我的关心,虽然是假的,但我想留下来做个纪念。它同时也见证了另一件事,我俩之所以会有今天,也正是因为你的这种性格。你遇到什幺事,都藏在心里,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跟着担心,可你知道吗,这样我更难过啊。这几年来我们大大小小的吵架,几乎都是因此而起的。」

他们经常为一些琐事吵架,準备离婚正收拾各自东西,竟因为争抢一

张主任笑道:「看样子你们还是情深义重啊,这戒指判给谁都不适合,为什幺不一起拥有它呢?」

白小玉沉默了一阵,说:「其实我已经明白你们今天开这个拍卖会的目的了,就是想让我们两人通过竞拍家里的一件件东西,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刚才我已经说了,如果赵天明还像过去一样,什幺事都闷在心里自己扛,今后的日子还是会在吵架中度过的。」

赵天明走上前,握着白小玉的手说:「好,我一定改,以后不管遇到什幺风险,我们都一起面对。好吗?」白小玉这才点了点头。

白父和赵父相视一笑,道:「我就知道,这家里的东西一样样摆出来让你们争,总有几样会触动你们的。」

白小玉和赵天明突然领悟过来,两人齐声叫道:「哦——原来是你们……」

四位老人看着和好如初的小夫妻俩,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作者:刘自忠)

via:古今周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