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天地动力 >他们或许看得见未来,但他们始终无能为力──东野圭吾《拉普拉斯 >

他们或许看得见未来,但他们始终无能为力──东野圭吾《拉普拉斯

时间:2020-06-17 来源:天地动力 作者: 点击量:408次

他们或许看得见未来,但他们始终无能为力──东野圭吾《拉普拉斯

前阵子引起全球热烈讨论的AI智慧电脑,由Google研发而成的AlphaGo,在与南韩棋王李世石的五场围棋大赛里,以四胜一败之姿宣告人工智慧迈入另一个里程碑。人工智慧、人造人或生化人,追求的是科技的极致,还是探索人能成为上帝的可能?即便达到,是否就能摆脱人性的禁锢?抑或仍是七情六慾的工具?

拉普拉斯是法国天文学家暨数学家皮埃尔─西蒙‧拉普拉斯(Pierre-Simon marquis de Laplace),提出拉普拉斯转换,常用来求解微分方程及积分方程。拉普拉斯的理论立基于他的假设:「假设有智者能够了解这个世上所有原子的目前位置和运动量,他就可以运用物理学,计算出这些原子的时间变化,进而完全预知未来的状态……」

人造人和拉普拉斯,在日本知名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拉普拉斯的魔女》中一起出现。

这是东野圭吾在作家生涯三十週年推出的纪念作,以其理科出身背景写下推理、科学、人性相互交织的作品。一次又一次看似幽灵的杀人手法,是多个缠绕难解的谜团,加上神祕出现的女主角羽原圆华──东野以女主角保镳武尾彻的视角铺陈情节,再藉着主角地球化学教授青江,带领读者拉出所有谜团的线头:地点都在温泉区、死因都是硫化氢中毒、在案发现场都有女主角的身影。

原来在保镳眼前宛如神人般能预知风向、能预知大雨的停与落,和在青江教授面前实际操作硫化氢如魔术般的杀人手法的羽原圆华,一路都在追随甘粕谦人的脚步,原因是为了阻止甘粕谦人杀死他父亲──甘粕才生。

一场两死一重伤的兇残硫化氢杀人事件,倖存的甘粕谦人,失去了妈妈与妹妹,在羽原圆华的父亲高超医术下幸运恢复健康。医生藉着诊治,秘密进行人脑进化手术,配合术后训练,谦人从平凡人变成具有预知能力的人造人。

温泉区案件的死者是死于硫化氢,甘粕谦人小时候遭遇灭门悲剧的原因也是硫化氢,谦人的父亲是甘粕才生,温泉区案件的死者也与甘粕才生有交集。故事未到结尾,青江教授与警方掌握的事证,温泉区案件的兇手与甘粕家灭门血案的兇手呼之欲出──心念的因,做下了杀人的果,杀害的是妻子与儿女。倖存的儿子,杀害了与父亲有交集的人,运用硫化氢做为杀人手法,为的是引出父亲实现他的复仇……

杀死妻儿子女,在甘粕才生的认知里,只是将不完美的艺术品摧毁,重新创造即可。这角色具有追求规则和控制、完美主义的特徵,通常认为自身的行为是正确及理性,这是一种慢性而僵化的极端完美主义表现,称之为强迫型人格障碍(Obsessive–compulsive personality disorder,OCPD)。这种人对秩序、整洁和细节有极高要求,对周边的人与环境有很强的控制欲望,难以放鬆,总会计划好每一个细节。念念不忘、注重细节、遵守规定、製作明细表及时间表、对信念的执着,以及因无法达到自己过分严格的高标準、所以反倒无法完成任务的状况,都可能造成个人工作及社交功能的困扰及障碍。因为他们容易将自己及旁人的行为极端化,非黑即白,很少有中间地带,这样的固执会造成人际关係的紧张、挫折,有时也会转成愤怒甚至暴力,这被称为抑制解除(disinhibition)。

甘粕才生用硫化氢製造强盗杀人的假象,杀害妻儿子女,再以悲情诉求的表现扮演被害者的慈父。但谦人的生还是计画的缺陷,甘粕才生表面上要照顾受伤的儿子,实际上是想确认儿子是否对事件有所记忆。甘粕谦人记得所有事,配合医生的实验,成了拉普拉斯假说的智者,同时也运用此手术结果,实行对父亲报复的杀人计画。

哀伤的是,圆华和谦人在故事里虽然应当可以隐约看出现代社会的发展和人类的未来,但他们无力左右,只能预测。

作者东野圭吾在三十週年作家生涯推出此一纪念作,表示:「我想摧毁自己以前写的小说,于是,这部作品就此诞生。」其实作者依然本着社会关怀,描述着人性各种面向的美丽与哀愁,《拉普拉斯的魔女》带入了科学假说与强迫型人格障碍,增加了小说里人性交织的複杂度,与过往的作品以科学犯罪为主轴或是以人性特质为主轴有所不同,也可以看出作者驾驭小说剧情的能力更臻成熟。

东野圭吾电子版全系列!

上一篇:
下一篇: